所有文章

孫子兵法之股市翻譯 戰略思想體系


戰爭的目的是和平

股票投資的目的是財富自由,更重要的是驗證自己的看法。

 

一、戰略指導思想…廟算

戰略,係指指導戰爭全局的總方略,屬於最高層次的軍事學術問題。《孫子兵法》提出明確的戰略概念--廟算孫子的「廟算論」,具體地展現為「安國保民」的戰略目標、「五事七計」的全局運籌、「不戰屈敵」的止戰謀劃、「知彼知己」的作戰指揮等方面的指導思想。

 

⑴關於戰略目標安國保民  保全資本(風險控制)

戰爭,是目的性非常強的一種特殊性社會活動。春秋時代,諸侯爭戰頻繁,列國局勢動盪。孫武從歷史經驗和親身體驗中,看到戰爭在推動當時社會發展方面的作用,也看到戰爭給民眾帶來的深重苦難,所以把「安國保民」作為唯一的戰略目標。強調將帥要「唯民是保,而利合於主」的行動準則,進而從戰爭上概括了「安國全軍之道」的指導思想,它的具體化便是始終貫徹重戰慎戰的用戰原則。

重戰,即是重視戰爭,提高警惕,加強戒備,所採取的態度是:「無恃其不來,恃吾有以待也;無恃其不攻,恃吾有所不可攻也。」( 時時留意自選股的買點浮現慎戰,即開戰須慎重,要做到「非利不動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戰。」( 報酬:風險≧31才可考慮進場)孫子認為,戰爭絕不是國君、將帥逞威洩憤的手段 股票投資不是在追求交易的快感),也不是不顧後果地追求戰勝攻取,它只能為根本的戰略目的所制約、所規定。

「兵者,國之大事」的用意,實在於重戰、慎戰的嚴肅性。本著安全保民之道,重戰而不許窮兵黷武,慎戰而不忘切實備戰。服從於戰略目標的「重」、「慎」兩者互為補充,構成一個完整的思想關點。

 

【雲解】

股票投資有賺有賠,可是長期來看,卻是80%以上的投資人賠錢,其中有人傾家蕩產,甚至受不了慘賠而自殺。由此觀之,股票投資的戰略目標首在保全資本(風險控制),其次才是考慮報酬率、勝率…等。具體化作為則是平時須建立股票觀察清單,重視每一次的交易(重戰)、進場前審慎評估風險與報酬比率,且報酬:風險≧31才可考慮進場交易(慎戰)。

股票投資絕不像是在玩當沖樂一樣,追求交易的快感,或以創造高成交量而引以為傲,也不是不顧風險而盲目追求獲利。股票投資只能為根本的保本目的所制約,唯有服從於戰略目標的「重」和「慎」,才能有機會長期穩定獲利,實現財富自由的理想。

 

⑵關於戰略運籌五事七計  五事六面

從對待戰爭的嚴肅帶度出發,提出以「」(治國之道)、「」(天時)、「」(地利)、「」(將帥)、「」(法制)五個要素為基礎的戰略運籌思想,並指出正確估計戰爭全局情勢的「主孰有道」、「將孰有能」、「天地孰得」、「法令孰行」、「兵眾孰強」、「士卒孰練」、「賞罰孰明」七個依據。五事指決定戰爭勝負的基本因素,七計指制定戰略決策的根本依據,兩者內涵一致,其旨意都在於提供一個統籌戰局的理論導向。

上述諸項因素中,「道」列為首位。孫子說:「修道而保法,故能為勝敗之政。」修明治道,確保法度,民心所歸,這是戰爭渴望勝利的首要因素。此「道勝論」,不難理解,軍事實力的構成,是戰略實施的前提,而軍力的基礎從「軍無輜重則亡,無糧食則亡,無委積則亡」可知,在於實際經濟情況。孫子通過「度、量、數、稱、勝」等命題,周全地分析各種物質條件,從而古樸地提出綜合國力理論。

在理論上,孫子把諸戰略要素形成的合力,稱作「;又把合力的得當運用和有利發揮,稱作「。「形」與「勢」,是高度概括的戰略範疇。「形」如同「積水於千仞之谿」,是戰略實施的內在潛力;「勢」則如「轉圓石於千仞之山」,是戰略實施的外在張力,兩者為統一體。

 

【雲解】

五事(個股基本面總經產經個股技術籌碼面交易者的才智和心理交易策略)是決定投資盈虧的基本因素;六面(基本面技術面籌碼面消息面心理面資金面)是制定投資決策的根本依據。

基本面良好的績優股是投資獲利的首要因素。將基本面、技術面、籌碼面、消息面、心理面、資金面等六個要素形成的合力,稱作「形」;將交易者的心理素質和交易策略得當運用和有利發揮,稱作「勢」。「形」與「勢」是投資交易的全勝運籌。

 

⑶關於全勝戰略不戰屈敵  股價<價值

孫子極重視「形」與「勢」,但並沒有單純認為軍事力量越強越好,而是主張顧及國力有限發展軍力。那種消耗國力、折損兵力的攻堅戰,則是可能導致災難的下策。重要的是,與安國保民的總目標相聯繫,提出以「伐謀」為上策,也包括以「伐交」作為優先決策,總結了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的「全勝論」。

孫子認為,只有突出「伐謀」、「伐交」在戰略決策中的優先地位,綜合運用政治、外交和武力威攝等鬥爭手段,迫使敵國放棄戰爭政策,迫使敵軍屈服歸順,把戰爭的破壞力減少到最低限度,才能「兵不頓,而利可全」,實現「自保而全勝」的大好局面。具體論述一系列「屈諸侯」的「非戰」手段,指出以「謀攻之法」制止戰爭爆發,是比「百戰百勝」更高一籌的勝利。這種勝利,雖然一時「無奇、無名、無功」,但卻是決策者的最佳選擇和善戰者的最高標準。

孫子反對戰爭曠日持久、久拖不決,提倡縮短實戰進程的速戰速決思想。這一軍事主張,用在對進攻作戰的指導方面,既從屬於安國保民的宗旨,又與爭全勝的戰略謀劃相一致。在戰爭過程中,爭取有一「軍」、一「旅」,或者有一「卒」、一「伍」之全,都不失為上策。所以全勝的謀略可以避免「鈍兵挫銳」、「屈力殫貨」的嚴重後果,符合「兵貴勝,不貴久」的要求。

 

【雲解】

股市沒有賠不完的資產,即使再有錢也可以變成億萬負翁。股價最終會回歸到基本面,唯有股價<價值才考慮進場投資,才能達成保全資本與爭全勝的戰略謀劃,也才能避免短線交易的交易費用和股價日常波動對資本的耗損。

 

⑷關於作戰戰略知彼知己  擁有一套符合自己投資屬性的交易系統

關於作戰指揮的問題,其中具有戰略意義的原則,集中反映在「知彼知己 了解投資標的、了解自己的投資屬性)的基本理論和「致人而不致於人 不受股價短期波動而影響判斷,懂得主力奇正操作手法)的指導思想上。孫子說:「知彼知己,百戰不殆。」「知」,是一切戰法的先導和前提。先知而後戰,這是作戰指揮的普遍要求。舉凡「知先知地」、「處軍相敵」、「料敵制勝」、「上智為間」、「五間俱起」、「知諸侯之謀」、「順詳敵之意」等等,都屬於知彼知己的範圍。

正確的指揮來源在於知彼知己,主觀指導必須符合客觀實際。所以說,要做到「勝兵先勝而後求戰」,就應當未戰而「先知」、「先計」,唯有先知先計,才能先勝於敵,「立於不敗之地,而不失敵之敗也」,這一點,永遠是科學的真理。

立足在知彼知己的基礎上,積極地去調動、牽制和支配敵人,掌握戰爭的主動權,盡量避免被動,這就是「致人而不致於人」的思想內容。爭取主動,避免被動,乃是軍隊的命脈所在。而能不能取得主動地位,要著重看主觀指導的正確與否。因為軍力的客觀狀況,並不直接等於主動權,那種錯誤的作戰指揮,通常是把軍事優勢變為劣勢的主要原因。孫子從戰略上論述了主動地位的把握問題,仍然是突出一個「先」字,諸如「先為不可勝」、「先奪其所愛」、「先至而得天下之眾」、「先處戰地而待敵」等等,都是爭取先機之利、逼使敵人聽從調動的原則的具體運用。

 

【雲解】

了解投資標的的基本面、技術面和籌碼面,也看懂主力對該個股的奇正操作手法(知彼),是一切投資的先導和前提。但還要了解自己的投資屬性,再隨著交易經驗逐漸發展一套符合自己投資屬性的交易系統(知己),是進場交易的應有要求。正確的交易策略來源在於知彼知己,策略依據必須符合客觀實際的六面(基本面、技術面、籌碼面、消息面、心理面、資金面)。

不想被主力奇正操作騙線手法所騙,不想被股價日常波動所影響,想要擁有自己交易的主導權,就必須徹底瞭解該個股的基本面(致人而不致於人),如此才能每次交易都不至於有慘賠的風險(百戰不殆)。

 

二、作戰策略思想

⑴因利制權,因敵制勝交易策略須有機動權變的機制

任何軍事行動都圖謀於已有利,而利之所在,須有相應的策略保證。孫子認為,在作戰指導上,既要求從一般法則,又要求善於臨機應變(=出於法而不拘泥於法)。強調根據敵情變化而機動權變,指出「戰勝不復,而應形於無窮」,「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,為之神」。由於戰時情況多變,將帥必須遵循「戰道」而「治變」,在實戰中應有機斷處置之權。

 

【雲解】

任何投資活動都圖謀於已有利,而利之所在,須有相應的交易策略保證。在交易策略指導上,應遵從自己的交易法則,但也必須根據基本面與股價變化而機動權變,並不斷修正精進。

 

⑵奇正相生,出奇制勝主力操作手法與時俱進

用兵的常法為正,變法為奇,制勝的重點在於出奇(=以正合,以奇勝)。所以兩軍相爭,最難的是怎樣運用好「以迂為直,以患為利」之計,表面上把「迂」、「患」留給自己,把「直」、「利」讓給對手,實際上是要促使敵人犯錯誤。也就是說,要妙用合正出奇的策略(=奇中有正、正中有奇的靈活戰法),以收克敵制勝的功效。

 

【雲解】

在主力與散戶的兩軍相爭,對主力來說,最難的是怎樣運用「以迂為直,以患為利」之計。當市場散戶越來越專業時,主力操作手法將被迫跟著進化,反映在股價技術分析的變化上,其可能情況有①假突破變多、②假跌破變多、③真突破後,來個強勢往下跌破原壓力線甩轎、④真跌破後,來個強勢往上突破原支撐線誘多、⑤強勢急漲,見回不回,不給拉回買進的機會、⑥強勢急跌,見彈不彈,不給逢高賣出的機會、⑦股價上漲轉強後,整理過程中頻留上影線,防止散戶搭轎、⑧股價下跌轉弱後,反彈過程中頻留下影線,吸引散戶進場…等等。

 

圖 2351順德--真突破後,來個強勢往下跌破原壓力線甩轎

 

⑶避實擊虛,擊其惰歸順勢操作,確認反轉時再進出場

所謂「實而備之,強而避之」,盡可能避開敵軍的堅實、強勁之處,包括初交戰時「避其銳氣」,這種戰法並不是單純的一避了之,而是避中有擊,要打擊敵軍的鬆懈、空虛之處,造成虛實關係依有利於我的方向轉化。同理,防守部隊「藏於九地之下」,也不是一藏了事,而是守中有攻,是為了「動於九天之上」,造成以石擊卵的進攻優勢。

 

【雲解】

在股市操作上,應採順勢操作為原則(迎實),當股價暴漲/跌時,不要自以為能抓住股價的高/低點,而採取逆勢放空/承接的操作方式(避實)。平時則應觀察研究手中持股,當股價確定由多轉空時,應立即出清(擊虛)。平時亦應仔細觀察研究股票清單內的自選股(藏於九地之下),當其基本面和技術面確定轉強時,則應立即積極進場(動於九天之上)。

 

⑷我專敵分,以十擊一持股集中

這是講集中我方兵力、分散敵方兵力的問題。在孫子看來,軍力對比上要造成「以鎰稱銖」的絕對優勢,就應當「并敵一向」,把自己的兵力集中到主攻方向上來,避免四處出擊。軍隊作戰就是必須要擁有優勢,也就是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,要設法分散敵人兵力,並使我兵力集中,這樣就可以從局部上形成「以眾擊寡」的戰場優勢,有利於各個擊破敵人。

 

【雲解】

投資想要獲利,前提在於事前是否對該檔股票的研究是否夠深入,以及持有後是否隨時注意其基本面與技術面的變化。因此,在每個人的時間有限和風險考量之下,專業投資人的手中持股宜在510檔以內,如此才能對手中持股保持熟悉度,亦可適度分散投資風險。

 

⑸攻其無備,出其不意人棄我取

攻擊敵人防備上出現的空隙和漏洞,採取出乎敵人意料之外的突擊行動,是取勝的要訣,因而是不可事先將此心機外露的。進攻行動的迅速而突然,也是乘虛擊敵、以十擊一的要求和保證。所以,「兵之情主速,乘人之不及」、「攻其所不守」、「攻其所不戒」等等,都屬於此類戰法。特別是「出其所必趨」、「攻其所必救」,及出擊、攻打對方的要害地方,把敵人從壁壘中引出,在其被動往救途中消滅之,實為有效地戰策。

 

【雲解】

巴菲特說:「在別人貪婪時恐懼,在別人恐懼時貪婪。」人類是群居的動物,所以人性本身本來就很難抗拒從眾。因此,想要成功地「人棄我取」,試圖想要抓到股價的高低點,而不是逆勢操作,就必須耐心等待最後的死多頭/死空頭從壁壘中將股票賣出/回補。

亦即,最後的死多頭因無力再攤平且撐不住慘賠的壓力而忍痛賣出,表示投資人全面看空,股市即將出乎眾人意料之外,觸底反轉往上  空頭市場已近尾聲,多頭市場將乘人之不及;最後的死空頭因無力再補繳保證金且撐不住慘軋的壓力而忍痛回補,表示投資人全面看多,股市即將出乎眾人意料之外,觸頂反轉往下  多頭市場已近尾聲,空頭市場將乘人之不及。

 

⑹示形用詐,詭道制勝主力騙線

孫子說:「兵者,詭道也。」又說「兵以詐立」。兵不厭詐是戰爭本身的特點,各種戰策都離不開使用詭詐手段。示形誘敵,真真假假,虛虛實實,致敵害、致敵亂、致敵怒、致敵驕、致敵勞、致敵離等許多用詐手法。此法用到出神入化之時,就達到「形人而我無形」的地步,使對方「深間不能窺,智者不能謀」,從而順利落實我軍作戰意圖,克敵制勝。

 

【雲解】

主力騙線(兵不厭詐)是投資交易既有的特點,各種主力操作手法都離不開使用詭詐手段。示形用詐的最終目的,就是主力要達成出貨的目的,將手中股票換成現金,而不是紙上富貴。

 

三、軍事哲學思想

孫子揭示「將軍之事,靜以幽,正以治」,告誡「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致戰」,判明「先知者,不可取於鬼神,不可象於事,不可驗於度,必取於人,知敵之情者也」。強調戰爭對客觀條件的依賴關係,同時把具有理性活動能力的人,放到了認知和掌握戰爭規律的主導地位上。孫子確認,戰爭的勝利「可為」,所謂「可為」,取決於對戰爭諸要素的準備和利用,來源於對「九地之變,屈伸之利,人情之理」等條件的察知與運用。

孫子看出,戰爭與其他事物之間存在普遍聯繫。有關「五事七計」的戰略要素以及「度、量、數、稱、勝」的作戰容量等見解,就是按照事物的相互聯繫來研究戰爭的。因此,很自然地,他要求從總體上、從正反兩方面審查實戰情況,提出了「必雜於利害」的兩點論觀點。

所謂「雜於利而務可信,雜於害而患可解」,就是指事物相互依存,其利害兩方面相互關聯;在一定條件下,利害關係向對立面轉化。此兩點論,也就是他認識和解決戰爭過程中各種矛盾的根本方法。孫子又說:「兵無成勢,無恆形。」他認為沒有一成不變的用兵方式,而主張機動靈活地變換戰術。

在認識到事物之間聯繫而轉變的思想基礎上,孫子從戰爭領域的各個層面上,提出了一系列對立而統一的矛盾範疇,形成了理論上相當成熟的軍事範疇體系。舉其要者,有虛實、奇正、迂直、分合、形名、動靜、險易、勞佚、剛柔、強弱、眾寡、常變、主客、治亂、勇怯、賞罰等等,而組成此範疇體系的一對最高矛盾關係,就是「形」與「勢」。

在此,可見其軍事辯證法所達到的高度,也就是當時時代精神所能達到的高度。《孫子》書所體現的辯證思維方式,實際上超出了特殊的戰爭領域,而具有一般的哲學意義。

 

【雲解】

股票投資是建立在「五事六面」的客觀基礎上,長期穩定獲利取決於對投資諸要素(五事六面)的準備和利用,來源於交易者的心理素質和交易策略的察知與運用。

股票交易必須理智冷靜(將軍之事,靜以幽,正以治),克服貪婪與恐懼的情緒反應(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致戰)。公司/主力發布的訊息,要能瞭解其目的。主力騙線是常態,切不可因常受騙而變得不停損。

股票投資必然有損失的風險,進場交易前必須事先做好風險控管的準備,才能講求投資報酬(雜於害而患可解)。交易策略不能一成不變,必須隨著交易經驗而不斷修正精進(兵無成勢,無恆形)。股價趨勢一旦形成(「形」與「勢」),要敢勇於大舉進場。

 

※參考資料:

《新譯孫子讀本》,注釋:吳仁傑,出版者:三民書局,20207月二版十刷。

※圖片來源:

https://image-resizer.cwg.tw/resize/uri/https%3A%2F%2Fi.cheers.com.tw%2Farticle%2F202011%2Farticle-5fac9bb7eb70f.jpg/?w=810&h=543&fit=fill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若對本篇文章有任何批評指教,歡迎您留言讓我知道,謝謝!

Copyright @ 2017 Fish佳瑜 | 電話:(02)2917-9388#393 | 電子信箱:chayuhuang1@gmail.com | by Templateism

主題圖片來源:DNY59. 技術提供:Blogger.